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艺考指南 > 表演
精彩内容

怎么考上中戏表演系?看明星张歆艺是如何做到的

发布时间:2018-09-12   来源:中影人艺考

       张歆艺从不掩饰自己的“二”。为什么要掩饰呢?她在这个行业演了这么多年戏,浮生若梦,一不小心就会被戳破,撑下来全靠一个“二”字。若不是这样,她早就沉到泥沙底了。“二”对于她来说,是一种生活智慧,既是大愚便也是大智。这是她的护身盔甲,金钟罩铁布衫,七十二路兵器、九阴白骨爪都破不了她的命门。所有的尖利之物向她袭来的时候,她呵呵一笑,就化解过去了。有时功力不足难免会受伤,但疗伤修炼之后,自会变得更加强大。她的“二”不伤别人,只为了让自己在这个混沌纷扰的时代,能够更好的活着。

少年叛逆与珍贵大学生活

 1536743029(1).jpg

  如今,张歆艺已有一颗随遇而安的心。小时候的张歆艺比现在“二”多了,她从小调皮捣蛋,青春期还添了一条“叛逆”,有时甚至会因此招致皮肉之苦,父亲觉得她太过分了,会把她揍一顿,追得满屋子乱跑,上蹿下跑。长大成人后再来回忆这些糗事,张歆艺自己都乐得不行。“这是一种故意的反叛,每个人12岁以后可能都会有这样故事的反叛。有人甚至更早。”张歆艺笑完,一脸正色地总结道。

 

  上艺校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,彻底扭转了张歆艺的性格。“我把学校的消防器材给破坏了,要罚款。我妈在那件事情上没有打我,没有骂我,只是告诉我,我的所作所为让我的三分之二的工资没了,全家人陷入一种窘境。”她的语调凝重起来。

 

    “那个时候就特别希望我妈打我一顿,我心里能好受一点儿,但我妈就是没有打我,我觉得她特别会引导我教育我。从那时候开始我就会体谅父母加班,他们为了我很拼命的赚钱,突然就觉得我自己的叛逆调皮很不应该。以后做任何决定,做任何事情都要三思后行。我觉得父母开始尊重我了。我觉得自己好像长大了。”张歆艺为自己的年少岁月感到歉意。

 

  之后父亲生了一场病,病症发作时头痛分化欲裂,“他疼的时候就捏一个摩丝瓶子,为了不让我们知道他疼,他就把那个瓶子藏在被子里面。有一天我叠被子,就翻出来一个被捏得乱七八糟的摩丝瓶,我那一瞬间心就特别疼。”

 

    “后来有一次我和我妈去一个二手市场,看到了一件军绿色的风衣,呢子的,我妈非常喜欢,就一直在那试。我妈是一个非常爱美的女人,我小的时候还是单休日,我妈那一天就抹了粉和我爸去跳交谊舞。我当时就劝我妈这个衣服真的挺好看的,你就买吧,我妈看了又看,没买。那件衣服才80元。那个时候我就觉得不应该让我妈那样活着,她应该快乐一些。”

 

  张歆艺静默了,从那时起,她知道了成长的意义,和生活必须付出的代价。

 

  毕业之后她没有考大学,很快去参加工作,在深圳歌舞团当演员,有了自己的薪水。工作之后没往家里要一分钱,那个时候她不到18岁。

 

  但她不甘于静止的生活。歌舞团的生活节奏并不算紧张。平时排练,有演出就演出,然后继续排练,演出,拿稳定的薪水,建立一个相对稳定的人际关系。一辈子就要这样过去了吗?

 

    “我在应该上大学的时候参加了工作。我喜欢那种骑着单车呀,背双肩包呀,谈恋爱呀,看电影的生活,我觉得如果没有这段生活,我的人生将不完整的。不甘心。”工作两年之后,她奋力攒下一笔钱,辞职。这一次,她终于可以不用家里的钱,理直气壮地去考大学了。

 

  她也知道,清华北大是没戏了,那就考艺术院校吧。就报考了北京电影学院中央戏剧学院。但张艺从也未学过表演。面试时,看到其他人演《麦克白》、《哈姆雷特》,心就先自虚了一半。但事到如今,她只能拿出混不吝的劲儿来了。“中戏三试的上,老师叫了我和一个男生的考号。老师给了一句话:今天你再敢乱跑我就打断你的腿,对我们说,你们演吧。男孩上来就特干脆打了我一巴掌,我当时就懵了,他以继续说:你妈不在了,以后我就要负责管着你!迅速反应过来他在和我演父女。就进入状态了,她打我骂我,我在考场里满处跑,上蹿下跳,嗷嗷叫,后来笑场了,蹲在地上笑得起不来。老师就说停,我就内八字站起来,特别踌躇看着老师。他很严肃地说你为什么要笑啊。我被吓住了。说,我觉得他特别像我爸,我爸就是这么打我骂我的。考场上老师都乐了。”

 

  艺考成绩公布,张歆艺孝了北电第七名,中戏考了第十一名,最后她抓阄,抓到了中戏。艺考之后是文化课。丢了多年的文化课,要在几个月内捡起来。语文和英语靠吃老本,数学基本放弃了。主要补习了历史地理和政治,找了三个老师一对一补习,花了大概三个多月的时间拼命地补。我妈说我这非子没有看过你读过书,我就把自己关在一个小黑屋里看书,不出来。然后我妈说吃饭的时候,不吃,我妈就送进来,扒两口接着看。最后拼了命,总算考过线了,如愿以偿。

二就二了

 

  班里的男生都是高中毕业直接上了大学,而女生当时很多是文艺团招进来的,姐姐照顾弟弟的感觉。男生会去酒吧、舞厅、歌厅玩儿,但张歆艺觉得那些是自己玩过的。安安心心过自己失而复得的大学生活。

“整个表演系只有我一个女孩子是短发,还戴一牙套,戴了两年,钢牙妹,每天骑个二八圈,挎一个大包,穿男孩穿的裤子、衬衣、短发。”活脱脱一个“二”妹。

 

  也正正经经谈过恋爱,相互吸引,互相为对方付出,“没什么特别浪漫美好的回忆,挺二的。后来尽管没有在一起,还是很好的朋友。”她语气中有淡淡的怀念,为这旧时光。

 

  毕业后第一年,她就接到了赵宝刚导演的连续剧《给我一支烟》,饰演叶子一角。那年,她演了三个电视剧。看似不错的开始。

 

  但此后的几年,虽然她每年都能接到两三部连续剧,但总是离一炮走红擦肩而过。幸运之神迟迟不肯降临。时间过得快,五年一晃而过,眼看即将步入三十,任是谁都心焦。

 

“以前别人找我拍戏,我去见导演,他们要我试镜,我就试,什么角色都尝试,有可能试一整天,各种演,和不同的人搭戏,他们对我好像挺放心的,就把剧本给我了。我抱着剧本特别高兴地回家看,厚厚的一摞,每天晚上都看剧本,为角色做功课,去减肥,做运动,剪头发,烤灯,做一系列的准备工作,人物小传也写好了,准备好好的。然后人家跟我讲,不用你了,要用另外一个人,因为这个比你有市场。那个时候觉得特别挫败。”

 

  面对这种挫败感,张歆艺只能发挥“二”的精神,把它变为一种正能量。再努力一点,承受这种东西,让它在心中添砖加瓦,变成一种力量。“慢慢你会越来越强大。你如果足够自信足够有能力的话,机会永远都会有。”

 

  在《北京爱情故事》里,张歆艺终于等来了属于自己的转机。她所饰演的林夏,真肠子,缺心眼,而又善良柔软,令无数在都市中闯荡的年轻女孩感同身受。对于她们来说,她的这份“二”,是她们曾有过而丢失的,或者是一直在坚守的珍贵之物。而这份珍贵之物,在张歆艺身上还有所保留。她们在她身上依稀看到自己过往的影子。她们把张歆艺饰演的林夏称为“二姐”,继而干脆将这个昵称嫁接到张歆艺的头上。而男生们喜欢张歆艺,这是因为她的美貌和大大咧咧的性格,看着舒服,高兴。

 

  而她自己知道,这是父母和生活赐予她的。她在人前,在镜头上显得有多“二”,多满不在乎,她在生活中就吃过多少苦。而这些曾经的磨砺,在她现在看来,是礼物。她不怕。

免费预约考官试听课程

姓名

电话

专业

看不清楚,点击刷新

艺考老师在线答疑电话:400-816-9012

学校地址:

北京市昌平区温都水城中央戏剧学院正门对面100米

点击和老师在线交流

最新开班时间

更多 >>最新资讯
更多 >>考生常见问题